【黄叶】友情巧克力

#除个草!《猫恋人》最后的黄黄的番外!充当个生蛋贺文吧!大家圣诞快乐!(要点脸

 

——————————

 

赛后蓝雨选手休息室里,兴欣三个妹子正在广派巧克力,当苏沐橙把一盒香烟外形的巧克力递给黄少天时,对方都快要蹿出休息室了。她笑眯眯地拦下人,摸了摸自己的猫耳朵头箍意有所指地说道:“友情巧克力,祝你情人节快乐哦。”

2月14号,兴欣主场迎战蓝雨。

这日子对蓝雨众人来说简直是雪上加霜,刚结束的比赛蓝雨惜败,情人节撞上比赛日,一大群老爷们就等于是和队友以及对手过着节呢,虽然这对手里有着三个大美女。

妹子们买了各种颜色的猫耳朵头箍在这天戴上,同时让兴欣其他男队员也戴着,美曰其名为:情人节的特别福利。在比赛入场的时候可以说是引起了轩然大波,看台上的兴欣粉丝们见到苏沐橙和唐柔带着猫耳朵的可爱模样都爆发出惊人的欢呼声,就连很多蓝雨粉丝也情不自禁跟着起哄。

虽然到男队员入场时欢呼声变得稍微有那么点不同,明显女粉丝的尖叫声更多些,特别是顶着黑色猫耳入场的叶修吸引到的尖叫简直是震耳欲聋。

说是情人节特别福利,其实是妹子们想给叶修一次不用戴帽子比赛的机会。叶修身上的“猫细胞”还没有完全消亡,猫耳朵的存在比他想象中要久得多,虽然不影响比赛,但还是不太方便。这回趁着电视转播的不是他们这一场比赛,叶修也就由得苏沐橙她们胡闹了,反正联盟也没有不允许选手戴头箍入场的规定。

黄少天在记者招待会结束后就想去找叶修,只是回休息室拿外套这会儿碰上兴欣妹子们在散爱心,苏沐橙笑得他心里发毛,他有点僵硬地接过巧克力,难得没有长篇大论而只是说了句“谢谢”就逃命似地跑了。

2月的H市和G市不同,依然春寒料峭,黄少天裹紧了外套和围巾从选手通道一路跑出去,直到离赛场不远的上林苑才停下。停在兴欣宿舍门前的黄少天大喘着气,裹成粽子一样的剑圣似乎还有些担心自己会被路人认出来,既紧张又焦躁地按着门铃。

叶修比黄少天早一点回到上林苑,在仿佛要烦死他不解释的门铃声搔扰下,他只好一脸疲惫地开门,让门外的移动噪音制造器进来。

一进来黄少天就驾轻就熟地往饮水机那边走去。

他可渴死了,这一路狂奔,外面的温度还挺低,喉咙都被寒风灌得发痒。

赛后听到魏老大兴冲冲地组织兴欣和蓝雨的小年轻们去吃情人节宵夜大餐顺便烧烧情侣,却不见叶修人影时就知道这家伙一定是马不停蹄回宿舍上游戏去了。 

黄少天捧着半杯温水溜达到偏厅,对方果然已经开好电脑登着游戏。

“叶修叶修你不是吧情人节活动有什么好做的,不对这都到晚上了按你的性格不早该在白天做完了吗这会儿还在任务你丢不丢人啊?丢不丢人?出去别说你认识我啊!”黄少天拉开叶修旁边的椅子,坐在对方身侧,一边说着一边就要动叶修握鼠标的手,“这任务多没意思叶修叶修叶修我们来单挑!竞技场来一发!来PKPKPKPKPK!” 

“刚比赛没打够吗你?”

“没打够没打够没打够!我都特意跑到上林苑来了就知道在网上约你肯定堵不到!反正你这么闲快点来和我PKPKPKPKPK!”黄少天按住叶修的手,对方没有躲开,反而让剑圣动作一顿。

叶修没说话,微微侧着脸对着他似笑非笑。

黑色的猫耳朵抖动了一下。

黄少天就觉得自己的心脏也抖动了一下。

他觉得自己的喉咙似乎比刚才狂奔时还要发痒。

“叶修叶修叶修你的猫耳朵怎么还没消失啊?我以为你今天是戴的苏妹子那种假猫耳朵呢居然还是真的……话说你们兴欣今天真的是出尽风头啊哈哈哈哈哈哈哈我看会在比赛戴猫耳朵的战队也就你们兴欣了哈哈哈哈哈哈哈说起来魏老大的猫耳朵简直要吓死我了哈哈哈哈哈哈哈!”

黄少天借着和他的剑影步一样多的笑声掩饰心虚,另一只手往叶修脑袋上伸去,轻轻捏住对方的猫耳朵。

好柔软。

黄少天心想。

叶修毫不客气地打掉黄少天不安分的爪子,啪的一声在空荡荡的偏厅里显得特别大声。

“既然这么闲就给我上游戏。”

叶修随便翻出一张账号卡给黄少天,把人往旁边推。

“咳咳咳!早就叫你跟我PK了还做什么任务!咳咳咳!我去开房!开好了我开好了!修正场4,房间号2164,密码同房号,快快快叶修你快点!”黄少天接过卡登上游戏就立刻去竞技场开房,整个过程快得跟他的心跳频率一样。

“谁跟你说要去PK。”叶修单手点完烟,嘴角扬起了轻微的弧度,“来空积城任务NPC这里。”

“啊?!叶修你不是吧?还真要做任务啊……”黄少天嘴上这么说着还是悻悻然离开了竞技场,操作着小剑客往叶修小号的方向奔去,“哈哈哈哈哈哈哈你这个马甲哈哈哈哈哈哈哈忧郁小猫猫叶修你要点脸好不好哈哈哈哈哈哈哈还搞个人妖号!”

对他们而言这任务可以说是没有难度,只不过是随机一个十人副本级别的BOSS,随随便便就打完了,因为是情人节任务系统就增添了点趣味,要求进副本人数仅限两人且要共同使用任务卷轴才能召唤出任务BOSS。

叶修不厌其烦地把手头上的小号任务几乎都清了,虽然任务简单不过给的奖励还是挺诱人的,对叶修来说至少比现实中的情人节夜宵大餐诱人点。

更何况,他现在的形象出门到处转影响不太好,他那可是真的猫耳啊。

“赶紧的,做完这对哥要洗洗睡了。”叶修喷了那个看着自己笑得欢快的后辈一脸烟,把对方呛得直咳嗽才看回自己的电脑屏幕。

叶修本来也没打算让黄少天帮着做任务,他之前所有小号都是自己带自己,黄少天突然跑来上林苑,说实话是挺出乎他意料的。他想,反正是免费劳动力不用白不用那就让黄少天做点贡献呗。

至于这个任务的含义什么的,荣耀教科书表示不在他考虑范围内。

黄少天那边倒是有好多乱糟糟的想法,比如叶修的猫耳朵还不消失身体会不会有问题,比如叶修连做个无聊的小任务都要吸烟是不是无节制了点,比如叶修一玩起荣耀来就精神焕发地抖猫耳是不是太可爱了些。

黄少天看到叶修的小号的确是觉得很好笑,就连看到叶修本人也觉得很好笑,虽然对方半人半猫的模样他早在一个多月前就看过。他真心觉得叶修这张写满了“来打我呀打呀打呀打不到”的嘲讽脸顶着一对猫耳朵实在太好笑了,否则他不知道该怎么跟自己解释——为什么只是见到叶修就想笑。

而且心底隐隐约约也想让叶修对自己笑。

黄少天对自己说,那是必须的哪能本剑圣一个人笑那多傻啊两个人一起笑就正常多了啊没错就是这样。

手比意识还要快的黄少天心想叶修笑起来好看多了,一只手就往人脸上凑去,扯着对方的脸颊。

“少天你今晚是多动症儿童上身吗?”叶修瞥了他一眼,挥开后辈的手,“胆子肥了啊,揪完耳朵揪脸,啧啧啧,看来是我太宠你了。”

叶修操作忧郁小猫猫退离任务BOSS和小剑客的攻击范围,他们运气一般,随机到75级的任务BOSS,BOSS一个大招秒了小剑客四分之一的血,因为黄少天现在完全没管游戏。

他就一个劲儿盯着叶修看。

叶修看这情形还不如他自己带自己过任务呢,连忙越过黄少天操作起小剑客跑到安全的地方。他们本就坐得很近,叶修越过黄少天的动作看起来就像要和人接吻一样,黄少天的呼吸就这么擦过叶修的脸庞。

注意力都在游戏上的叶修没太多反应,黄少天却被如此接近的叶修吓了一跳。他之前就在思考自己的反常,这下心脏鼓动的声音从胸腔轰隆隆传至全身,毫无章法。

这距离太近了。近到黄少天有点不能呼吸。

黄少天看到屏幕的光投映在叶修脸上,对方全神贯注地做着任务,眼里像是看不到其他人那样。他突然想看看这人别的表情,比如惊讶的样子。

又比如眼里只有他的样子。

“我说少天你不帮忙就让让,我自己做任务得了,纯捣乱的你。”

叶修一边操作小剑客一边说道,想让黄少天跟他对调个位置,没想后辈的脸已经离自己这么近,他一回头还未完全闭合的嘴唇就擦过了对方的嘴唇。

叶修陷入了一瞬间的僵直状态。

黄少天把握住这个机会,伸手按着叶修的后颈不让对方退开,重新印上那人干燥微凉的双唇。

现在叶修的眼里终于只有他一个人。

黄少天拉过叶修撑在桌上的手,让他失去支撑点只能往自己怀里倒,按住叶修后脑勺的手顺势往下搂住对方的腰,灵活的舌头撬开怀里人的嘴,追逐那下意识往回缩的柔软。

这系列动作一气呵成得没有任何空当。

只是叶修在最初的诧异过去后就想好了应对方法,当话唠后辈沉浸在这场来得诡异的亲吻时,他不动声色地将手伸到黄少天下身,几乎是用尽全力那般捏了把小剑圣。

“啧……!”

下身受到了突如其来的攻击,吃痛的黄少天放开了叶修,动如脱兔的叶修立刻往后靠回自己的椅背上,长腿一伸踢在了黄少天大腿侧的椅子边,椅子脚擦着地板发出了滋啦滋啦的声响。

之前那根香烟还没抽完就被主人遗忘在烟灰缸边上,此刻正徐徐燃烧着,就像叶修面前的黄少天那样。

叶修微微眯起眼,修长的手指在桌面上轻轻敲打着,看着后辈没有说话。

黄少天张着嘴,想说什么,但他又想,该说什么呢?

不小心亲到?

这个不小心连他自己都不能相信。

于是十秒过去了他也没能找到自己的声音。

叶修看着黄少天年轻的脸上又是吃惊又是局促的表情变化,半晌才说了句:“下次踢的可不会是椅子。”

任务什么的现在他也没心情做了,打算就先搁那儿,他站起来将那根未烧完的烟摁灭,心里有点烦躁但脸上依然什么表情都没有。

不会是黄少天身上的“猫病毒”还未完全消除影响吧?

叶修偏过头去看黄少天,对方正愣在椅子上一副备受困扰的模样。

“少天你这是怎么回事?那件事完了之后的身体检查怎么说?”叶修轻轻皱着眉,“别是猫化后遗症到现在还没好。”

“啊?”黄少天像是才回过神来,看了眼对方的猫耳朵说道,“你不也还没好吗?”

“算了,还是去问文州得了。”叶修放弃地说,想起自己没有记喻文州的电话号码,就朝黄少天摊手道,“电话。”

黄少天还在原地思考着,叶修没管他在天人交战些什么,只是一直维持摊手要电话的动作。过了好一阵子,黄少天才站起来,掏出电话准备交给叶修,却在放手前一刻把它收了回去,然后另一只手拽住叶修的手腕,将人拉到跟前一把抱住。

“不用问队长。”黄少天收紧抱着叶修的手臂,“我知道我有一些问题。”

“……你何止是一些问题。”叶修没有挣扎呆在后辈怀抱里,心里吐槽着,你现在都不话唠了问题大着呢。

“叶修叶修叶修……”黄少天念叨着,用脸蹭了蹭对方的脖子,“为什么我看不到你就想找你啊?为什么我一见到你就想笑啊?为什么我觉得自己好像想这样做想了好久啊?叶修你不是荣耀教科书吗不是什么都知道吗?那你告诉我啊……为什么我会有这些问题啊?”

“……”叶修一时之间无话可说,不想说对方的话听起来有多微妙,简直跟告白没两差了,“剑圣大大你这些问题和荣耀没有关系吧,我也不是百科全书,你的问题……我又怎么会知道。”

“你不知道?可我总觉得你知道啊……”黄少天困惑地抬脸看他,嘴唇贴上叶修的嘴角,轻轻吻着对方,“咦……我觉得自己好像有点不受控制了?”

叶修有些抗拒,往后退了一步,大腿抵到桌子边,想要抬脚踹对方。

“叶修叶修叶修……我怎么办呐……”黄少天有些慌张,不是因为叶修的抵触,更多是因为自己的举动,他压抑想要继续亲吻叶修的欲望,焦急地咬着自己的下唇,“我想要你,我有问题了我不正常了我……我该怎么办啊?我该怎么办我怎么会这样呢?叶修叶修叶修我……”

黄少天说着说着声音开始哽咽,说不清是难受还是别的,眼角都开始发红。

叶修看得出后辈在竭力压抑自我,到后来都紧闭着嘴巴只用困兽一般的眼神看他,这让他心里一软,放下了原本半曲着要踢人的膝盖。

“我嘴巴好疼好疼啊……”黄少天勉强地笑着,嘴角渗出一些没止住的血珠,“叶修叶修叶修我都咬紧牙关了,可还是觉得控制不住想要你……怎么办啊?我是不是没救了叶修……”

“唉……”叶修轻叹一口气,手拍着黄少天的背,“少天你摆个可怜样就为了让我心软是吧。”

黄少天闻言身体一顿,接着更用力抱紧叶修。

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

叶修继续轻轻拍打对方的后背,安抚躁动不已的青年。他看了眼墙上的时钟,时间不算晚,兴欣其他人应该没那么快回来。

“算我欠你们的。”叶修垂下眼,在黄少天耳边说,“去我房里。”  

※※※

 

河蟹满地爬,生蛋快乐昂!

 

※※※

魏琛掏钥匙开门时念叨着“叶不羞那家伙锁房门干啥子呢”,门一开就看到黄少天坐在叶修床边朝站在门外的他灿烂一笑。

于是魏琛同志默默地又把门关上了。

我走错地儿啦?还是我穿越啦?黄少天那崽子笑得跟偷了糖的小孩似的。魏琛想着想着眼睛一瞪,又把门给打开了。

“我操啊差点忘了这里是兴欣不是蓝雨啊!少天你在老夫房里干什么!”魏琛走进去还没两步就顿住了,屋里微妙的气氛让猥琐经验最丰富的他都有点扛不住。

黄少天倒是一副纯洁无辜的模样,就是嘴巴上明显的牙印有点让人不能直视,“魏老大,我今晚借住这里。”

魏琛视线来回在被子里的叶修和坐床边的黄少天脸上,好一会儿才讪讪地道:“少天你……”

“嗯?魏老大你放心,我不跟你抢床睡,我睡叶修这!”黄少天向魏琛比了个V字,“怎么说PK赢了的总要照顾输了的啊!”

叶修那货已经睡死过去了,虽然他几乎整个人都裹在被子里,可从露出来的肩膀看得出,里面穿的是蓝雨外套,电光石火间也不知道魏琛明白了什么,他深沉地盯了会黄少天,最终叹了口气。

“老夫今晚要找包子促膝长谈呢!你小子随便睡哈哈!”魏琛大笑了一声就走出房间,还顺手关好了门,“现在的小鬼啊,啧啧。”

黄少天微笑着,从未觉得他的魏老大有这么善解人意过。眼神看回床上的人,愈发温柔。他们在床上做完两次,在浴室清理时擦枪走火又做了一次,彻底把叶修累坏了,把人抱回床的时候他暗搓搓地把蓝雨外套给昏睡过去的叶修穿上。

男友外套get√

还是带猫耳和猫尾巴版本的。

这样的叶修简直让黄少天心思又活络了起来。

他在叶修的眉心印上一吻。

“嘿嘿,猫病毒算什么,‘我喜欢你’可是比病毒还厉害的魔法。”

 

 

 

 

fin.

 

 

 

评论 ( 17 )
热度 ( 49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