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叶接龙(五)

上接@lesleyye  L总的周叶接龙(四)

规则:同CP的写手以写肉为目的写出一段但不写肉,下一位写手必须扭转剧情尽量让下一位写肉,下一位接的写手以此类推,但这里面的要求是扭转第八字母剧情的梗不得重复,比如突然有人闯进来之类的,最后谁没梗了必须写肉谁就输了,还必须加罚一万字肉

 

——————————————————

 

“小周……帮帮我——”

控制不了。

周泽楷清楚自己不应该跟着失控,却丝毫不能控制自己的身体,不能控制自己的灵魂,无法不去渴求、去拥有怀里的人。

眼眸漆黑得仿佛能吸走所有光线,他抬丨胯,就着叶修湿淋淋的肉丨穴,直直撞了进去——

窗外的麻雀叽叽喳喳地叫着,空气里的闷热散不出去全挤在屋里。

周泽楷像炸鱼一样挺动了一下,便醒了。

这警员宿舍电路有些老化,半夜停了电,夏日炎炎的,空调早就罢了工,声响全无。

整个屋子只剩下周泽楷略显急促的喘息声。

那是晨丨勃的后遗症。

太好的梦,别信。

周泽楷重新闭着双眼,静静等待几乎被梦境蚕食殆尽的自己恢复正常。

面无表情地起床,穿衣,洗漱,盯着镜子前的自己,周泽楷觉得太阳穴有些疼。

任务失败,已经过了一星期了,仍旧每晚被足以乱真的梦魇缠住,让周泽楷有些挫败。

追踪了三年的社团头目在他眼前失去了踪迹,这么多的人力物力和精力,全都付诸流水,感到挫败也是理所当然的。

然而身为现今荣耀警局能力最为耀眼的第一人,任务失败不该成为自己的心魔。

他知道,真正困住他的不只是失败。

大门传来钥匙声。

“哟,小周你起来了啊。”叶修把门关好,换了拖鞋,把手上提着的塑料袋搁餐桌上,走到呆愣在客厅的周泽楷身边,手心抚上青年的额头,“嗯,终于不烫了。”

叶修的手凉凉的,舒服得周泽楷想把脑袋往对方手里再蹭蹭。

但他没敢,还未完全从梦境里回过神来的枪王僵硬如木头,杵在了原地。

也许这是另一层梦境,稍有不慎在他面前的叶修便会消散在空中。

“喝点豆浆?还热着的,喝完再吃点药吧。”叶修对中了僵直弹的后辈没什么别的反应,好像没发现周泽楷的不妥似的,拉着人的手就把后辈按在椅子上,“吃,我看着呢。”

周泽楷空空的脑袋开始慢慢动了起来。

对了,他昨天去医院探望受伤的队友,遇到了叶修,两人还一起吃了个饭。

然后呢?

他一声不吭地盯着拉了张椅子就坐他隔壁的叶修,好像要把人盯出朵花来。

“哈,生病的小周真好玩。”叶修微笑着,手撑着下巴看他,“比往常还要呆上50个百分点。”

周泽楷还是看着他的前辈,没动。

“怎么?想要我喂你啊?”叶修手指拨动袋子里的油条,帮后辈打开豆浆的盖子,“见好就收啊小周,哥可是很少帮人买早餐的啊,要不是看你病了,啧啧。”

是梦?亦或是现实?

周泽楷眨眼,下了决心。

捉住那灵动的手指,他拉起到嘴边,薄唇轻轻吻着叶修的指尖。

叶修动作一顿。

没消失。

这是真的。

请一定是真实的。

周泽楷痴迷地看着叶修,他的前辈不见日光的白皙皮肤竟有些泛红。

是因为他吗?

舌头绕着那美好的指节打了个转,周泽楷吮丨吸了起来。

叶修几乎是颤抖地说着:“小周……”

也许还有什么要说,也许应该挡住这一切,但他没有。

在周泽楷不满足于只是亲吻他的手指,急切覆上他的双唇时,他终究还是将手按在了后辈颈后。

放任,和宠溺,是他现阶段能给的。

再多的,他也给不了。

迷失在重重梦境中的周泽楷,现在只能凭借着对他的感情,将那道不清说不明的心魔一个个击碎,逐步回到现实来。

叶修就是那道引魂香,穿越过无数的迷梦和噬人心魂的欲念,徐徐来到周泽楷身边。

周泽楷吻得毫无章法,舌尖随意舔过叶修所有齿列,复追上前辈那任由他索取的柔软,深深吮丨吻着,两条舌头果冻似的纠缠,谁也不示弱,竟像是要将彼此的唇舌都融合在一块那般,津丨液来不及咽下,沿着嘴角溢出,湿润了被亲得红肿的唇。

这样青涩的吻却让叶修心如擂鼓。背部被压在椅子上,咯得有些疼,他抓了抓转移阵地在他脖子上啃着的周泽楷,开口时声音有些沙哑。

“小周……嗯……”周泽楷手已经探入了他的裤腰,叶修不由自主低声呻吟着,没有阻止也没有拒绝的意思,在后辈握住他半丨勃的硬丨物时,咬住了对方近在眼前的耳垂,“……换个地方。”

 

 

 

 

 

 

@垂耳兽  北鼻看我对你多好,一点都不为难你嘻嘻嘻嘻(ง •_•)ง

六已出来!→周叶接龙(六)

评论 ( 43 )
热度 ( 289 )